市值蒸发50亿!奢侈品电商跑路

yaboleyu 2022-08-31 行业资讯 33 0

  风波之下,400万美元救急,能否帮助寺库走出困境?在行业人士看来,垂直类奢侈品电商网站已经很难再有生存空间。

  根据购股协议,HCYK将认购寺库375万股A类普通股,总价为300万美元,Timing Capital将认购寺库125万股A类普通股,总价为100万美元。

  而在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寺库大厦已空空如也,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疑似跑路。

  对此,寺库相关人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消息纯属谣言!谁会给资金链断裂的公司继续投钱啊?”

  从2021年开始,寺库就频繁陷入裁员、用户投诉、拖欠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等纠纷。此前,该公司已经两次被申请破产重组。

  因此,寺库也开始在线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南京西路寺库线下体验中心,发现门店大门紧闭,已经搬空,只剩门店玻璃上的一条招商联系方式。记者多次致电均未接通。

  从大环境来看,近三年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不降反升。根据贝恩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奢侈品销售额达到3460亿元,同比增长48%,购买力强劲增长。发展向上的市场却没有分给寺库一杯羹。公开财报显示,其2021年营收为31.32亿元,同比下滑约47.9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同比下跌681.82%。

  风波之下,400万美元救急,能否帮助寺库走出困境?在行业人士看来,垂直类奢侈品电商网站已经很难再有生存空间。

  0.239美元,这是奢侈品电商寺库8月18日盘中的股价。较13美元的发行价,寺库股价已下跌超98%,市值由巅峰时的7.7亿美元,缩水至1629万美元,蒸发掉约合人民币50亿元市值。

  事实上,2021年11月4日,头顶“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寺库股价就已跌破1美元,随后连续9个多月未升过1美元警戒线月,寺库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按照纳斯达克的标准,上市公司股价连续120天低于1美元将遭强制退市。由此看来,寺库退市几无悬念。

  8月1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为赵冬萍。这已是该公司今年内第二次被申请破产审查。2022年1月,寺库也曾被申请破产审查,不过当时寺库否认申请破产,次日申请人撤回了申请。

  负面缠身的寺库,面临的还远不止这些。这几天,寺库被曝“跑路”:公司人去楼空,且对员工社保有断缴现象,疑似跑路。但寺库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办公面积并未缩减,属于正常办公状态。

  相关财报数据也能更直白地展示出这个平台到底怎么了:2017-2021年,寺库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7.40亿元、53.88亿元、68.46亿、60.20亿元及31.32亿元,营收下滑明显。而在2020年,寺库开始由盈转亏,当年寺库净亏损0.72亿元,净利同比下降146.35%;到了2021年下半年,寺库营收31.3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7.98%;净亏损5.658亿元,同比扩大618%。

  与此同时,据天眼查显示,寺库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在今年7月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总金额高达2190万元。该公司的风险提示高达999+,涉及到的司法案件数量有509件,其中90.18%的案件身份都是被告,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纠纷和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认为,寺库自身业绩与股价双双低迷,同时又因资金问题而负面缠身,这种内外交困的处境对任何一家电商平台而言无疑都是严重的危机。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寺库的问题与其经营相关,其定位为奢侈品,本身品类限制较多,因此商品不够丰富,缺乏流量支持。同时当前消费者能够买到奢侈品的渠道也越来越多。从比价上,免税店的进口奢侈品性价比更高,而很多海外奢侈品牌在中国遭遇了滑铁卢,而库寺对于国潮产品的重视度又不足。其二,寺库也受到疫情的影响,很多品类商品国际供应链不畅。

  奢侈品电商原本就存在许多难点,例如供应链资源如何获取、如何保证货源的真实与品质,以及建立消费者信任等问题。奢侈品品牌服务的是具有中高端消费能力的人群,所以这些品牌更看重的是国内电商的流量质量。如今,越来越多奢侈品牌逐步回收对渠道的控制权,自建电商体系,或选择具有优质客户和高端服务能力的平台进行合作,寺库这样的平台几乎不具备任何优势。

  外患上,寺库曾在2020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将其归咎于疫情。但除了疫情,寺库面临更多的是竞争。

  近两年,天猫和京东都在发力奢侈品品牌,如上所述,许多奢侈品品牌也抛弃了寺库选择入驻头部渠道,消费者也有了更多的选择。在二手奢侈品上,近几年“中古风”吹起,许多“二奢店”“中古店”应声而起,抖音、快手上也出现许多二手奢侈品直播。不管是私域还是公域,寺库的流量都被极大抢夺。

  寺库创始人李日学做过诸多尝试,例如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方式平台转型,尝试向美妆、家居、旅游、汽车租赁等领域多元化发展。公开信息显示,寺库相继布局了线下店(自建、入股中服免税)、社群零售(库店、BuyBuy商城)、寺库金融(库支票、与玖富合资),以及寺库艺术、寺库智能、寺库农业等诸多业务板块。此外,寺库还尝试进军下沉市场,平台上甚至卖起了杂粮、火锅底料、零食等大众平价产品。

  2020年,寺库还大胆加码直播,在北京三里屯寺库大厦打造首个奢侈品直播基地,并宣称与3800个品牌达成了直签合作。但随后在与快手的直播首秀上,寺库仅带货10分钟便被喊停,后传出此次直播存在数据造假。

  从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奢侈品销售在寺库的总营收中仍然占到九成,多元化策略收效甚微,反而耗费了大量资金,导致寺库的亏损不断扩大,最终走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曾经风光无二的“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寺库要想解除危机到底该怎么办?

  盘和林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寺库过去可能是个正常的平台,但当前,其供应链渠道因为各种原因出现很严重的问题,比如跨境物流原因,比如疫情原因,导致平台订单大幅度降低,而用户退款必然使其内部流动性紧张,可以说从2020年以后,寺库的退款就已经成为重要话题,甚至一度有流言说寺库倒闭,当然后来否认了传言。

  “从这些现象综合看,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寺库可能在持续经营上,或者内部现金流上出现了问题。这也客观上导致其要用新客户的货款来退赔老客户。所以,本质还是外部市场变化,导致寺库内部经营困难,而内部经营困难又反过来使得企业采取短视行为,比如拉新还旧。”盘和林指出,这近乎形成了一个负反馈的循环,要打破这些循环,需要有外部力量来为平台背书,比如引入新的重量级投资人。“但是当前寺库美股0.23美元的股价,这种股价表现是很难吸引到重量级投资人的。”

  也正是如此,多位业内人士也提醒消费者,寺库下单,一定要提前评估风险,谨慎购买。

  李日学曾公开表示,要将寺库打造成一家109年的企业。如今来看,寺库已深陷泥沼,实现这一目标很难。

  2014年,成立6年的寺库尚未上市,但中国的注册会员人数已有200万,年销售额突破10亿元,并成功进行四轮融资,前景大好。

  2017年9月22日,寺库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以13美元的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共融资1.1亿美元,而在此之前,寺库就已获得五轮近2亿美元的融资。”

  然而,寺库上市首日即破发,自2019年起持续走低,至今没有丝毫上扬的趋势。截至8月16日美股收盘,寺库股价为0.247美元/股,还不到最高点15.48美元/股的零头,总市值仅剩1743万美元。

  寺库2021年年报显示,集团全年营收为31.3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0.2亿元下跌48%,净亏损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

  面对寺库持续下滑的业绩,李日学曾在去年1月表达出希望寺库被收购或以2.3亿美元完成私有化的想法,但一直没有进展。

  2021年11月23日,寺库旗下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公司传出被法院冻结1.2亿元股权的消息。

  8月3日,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申请冻结寺库上海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财产的仲裁文书被公开。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审查后做出对寺库实行财产查封冻结、为期一年的裁定。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5月,Prada和姊妹品牌Miu Miu同时入驻寺库。Prada集团首次在中国涉足电商就选择了寺库,为寺库赚足了面子,谁也不曾想到双方会闹到现在这般田地。

  除了1100万元的资产遭Prada申请冻结,今年以来寺库与多家公司有合同纠纷,包括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涉及公司包括上海龙之梦百货有限公司、沈阳商业城百货有限公司等,且寺库多为一审被告。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日学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关联案件为北京云锐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相关广告合同纠纷。此前,该案已被强制执行,执行标的超371万元。风险信息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2190万元。

  过去一年,围绕寺库的各类纠纷层出不穷,涉及寺库的供应商以及消费者。此前,第一财经记者曾报道过寺库拖欠供应商货款一事。而寺库在财报中表示,如果未能维护好与供应商的合作关系,将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

  这样的经历在众多消费者维权中仅是缩影。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近30天内有关寺库平台不发货也不退款的投诉超过1000件,仅有11单投诉显示已经完成,更多的投诉还处于“处理中”。多个消费者反映,寺库给出的不退款理由包括“系统升级”、“退款审核”等,其中最长的维权时间已经达到8个月。

  对于消费者维权一事,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游云庭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寺库近期收到大量投诉看,需要考虑寺库是否有偿还能力。对于具体案件中的消费者而言,最好的维权方式是起诉,寺库并非完全停止运营,后续法院可以进行强制执行。如果消费者考虑到诉讼维权的成本问题,可以选择在互联网法院起诉。另外,也可以尝试向市场监管部门和消保委投诉,尝试通过有关部门和消保组织维权。

  2008年3月,第一个主流奢侈品电商平台走秀网上线个月之后,美西时尚成立;2008年7月,寺库诞生。随后,第五大道、尚品网、TOPLIFE、魅力惠相继上线,数十家奢侈品电商平台成立。

  在奢侈品电商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年代,寺库脱颖而出,一度占据了约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并成为国内唯一一家上市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也成为资本的宠儿。天眼查APP显示,寺库共完成8轮融资,总计融资约6亿美元。

  1995年,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方面的消费约为10亿欧元,2015年为780亿欧元,20年内翻了7.8倍,投行杰富瑞在最新的研究报告预测,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高达1650亿欧元。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因疫情大幅萎缩,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却逆势增长48%。

  贝恩咨询的数据也显示,2019年中国消费者在海内外奢侈品的购买占全球奢侈品总消费的33%,这一比例到2025年将增长到46%至48%。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线上渠道奢侈品销售占比已达到23%,同比2019年增长约150%。

  事实上,作为行业头部企业,寺库日子不好过,其他九游会AG登录j9奢侈品电商平台的日子更难过。呼哈网、网易尚品、品聚网、尚品网、尊酷网相继关闭。2020年3月,走秀网也在其网站首页中心位置发出了一份暂停营业的公告。

  回到十年前,垂直电商的风口初现,各类垂直电商都在战场上打得火热,与京东、天猫、淘宝抢用户、抢市场。虽然投资了不少垂直电商,包括寺库,但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说:“垂直电商,只有垂直品牌可以存活,不是它的电商平台有价值,而是品牌有价值。”

  果然,十年过去,当中国电商的规模已超10万亿元时,垂直电商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曾经红极一时的聚美优品、乐蜂网、蘑菇街、蜜芽,或关停,或转型,或退市。当年那批老牌选手中,硕果仅存的当当网和唯品会,体量大幅缩水,难以吸引消费者。

  商务部研究院电商所副研究员洪勇曾向《中国企业家》分析:“垂直电商运营困难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垂直电商引流能力较弱,流量成本越来越贵,相较于全品类电商吸引和留存消费者的能力较弱;另一方面,垂直电商运营能力不足,大部分垂直电商的供应链管理能力、品牌打造能力、大数据分析能力以及对短视频、直播等新模式的接受能力较弱。”

  第五大道全球优选CEO孙亚菲曾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奢侈品并非刚需,复购率极低,但又要源源不断引入流量,所以最好的归宿就是被类似于天猫、京东这样的巨头收购,引入流量,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2021年年初,李日学发出私有化要约,提议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3.27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流通A类普通股。但今年5月,李日学撤回该要约。在私有化计划落空后,寺库的被动退市风险恢复如初。

  在寺库风雨飘摇之际,业内也传出过其将被收购的消息,如今年6月,有消息称Dazzle母公司地素时尚有意收购寺库,但后者随后便回应称传闻不属实。看来,目前似乎还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000-12345678 88888888